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的「职业宿命」
编辑:admin 发布时间:2023-06-14 浏览:58

  2020年2月,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与市场监管总局、国家统计局联合向社会发布了16个新职业,其中一个新职业就是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。据人社部和工信部的定义,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,指的是围绕工业互联网网络、平台、安全三大体系,在网络互联、标识解析、平台建设、数据服务、应用开发、安全防护等领域,从事规划设计、技术研发、测试验证、工程实施、运营管理和运维服务等工作的工程技术人员。

  不难看出,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的职业范畴比较宽泛,职业细分方向也很多元,是一个典型的需要复合型人才的新职业。

  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职业的确立,对于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平台产品中心高级总监李阳来说,最直接的便利是,他可以更清晰地介绍自己的职业背景了。树根互联是国内头部工业互联网企业,在入职树根互联前,李阳曾在施耐德电气、陀曼智造等企业任职,主要从事智能制造相关技术领域,由于工业场景多样,其工作内容纷繁复杂,此前他较难和外行人介绍自己的工作。“我以前在施耐德电气工作,和很多朋友交流时,比较难描述清楚我的工作内容。如果是跟小朋友解释,我会说,你不是喜欢吃干脆面吗?我的工作之一,就是让生产干脆面的产线高效地跑起来。”李阳举了个例子。

  近年,李阳发现很多人对于工业互联网的认知度已经明显提高:“我跟一些咨询师交流,发现他们也认为工业互联网已经是制造业的必需品。如果现在新建一个工厂,建设方肯定希望工厂里所有机器的数据都能自动采集、自动分析,所有的工业软件都能打通,所有的指标都能在各个终端上去查看、管理,能每天生成精细化的运行报告,这就需要工业互联网。”

  随着工业互联网的渗透,支撑起工业互联网的技术人员——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,也将逐渐走进大众视野,为更多人所熟知。

  李阳是一名“80后”,硕士研究生学历,本硕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,自动化相关专业背景,2008年开始参加工作,先后在三家企业里任职。

  2008年至2018年期间,李阳就职于施耐德电气。在施耐德电气工作的前五年,李阳所在部门属于技术中心,技术中心所做项目基本是标杆性、案例型项目,技术中心专门面向新行业、新需求,将施耐德电气工业自动化类的软硬件与工业实际结合,设计、沉淀出可被后续推广、复制的解决方案。

  2014年,李阳赴瑞士工作,代表施耐德电气参与费列罗*亚洲巧克力工厂的设计和建设,该工厂落地于中国杭州。费列罗工厂项目结束后,李阳在施耐德电气的工作转为偏管理,随后又赴新加坡工作,从新加坡回来后,李阳开始负责施耐德电气中国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业务,直到2018年,李阳从施耐德电气离开。

  李阳从施耐德电气离职有个很偶然的契机,他在一次团建中骑车意外摔伤,休养了两个多月,闲下来的时间里,他想换个工作环境。

  从施耐德电气离职后,在朋友的介绍下,李阳入职了陀曼智造。陀曼专注于数控齿轮机床、车削自动化生产线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也面向齿轮、轴承制造领域的企业提供智能制造解决方案,为网罗工业互联网人才,陀曼在浙江杭州新建了一个面向智能制造解决方案的研发中心,李阳在该研发中心担任负责人两年。

  “这段经历(指在陀曼工作的经历)跟我在施耐德电气做的内容虽然相似,但是感受差别很大。”李阳向本报记者回忆,在施耐德电气接触的项目,都是大型项目,投资额大,用到的软硬件高端,接触到的人也专业,在陀曼工作时,接触到的却是中国的小微制造企业。

  在陀曼工作期间,李阳几乎跑遍了浙江省内做加工件的小厂,客户中工厂配置*的,只有几百台机器,见到的大部分工厂就像小作坊或夫妻店,营收低,利润薄,没有动力使用工业软件。“对我冲击挺大的,我原本觉得工业都是高大上的样子。”李阳感慨。他还记得,有小厂老板跟他说,哪怕工厂的年营收达到亿元级别,利润也只有三四百万元,这已经是光景好的年份,光景不好时,工厂开工不盈利,仅为维系客户,靠卖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料挣钱。哪怕一个工业软件收费5000元,老板也会精打细算,啥时候能挣回这5000元的投入?很多产业工人甚至是文盲,不识字,也上了年纪,工作环境相当恶劣,大夏天工人们光着膀子站在热炉前做烧结工序,厂内粉尘飘扬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李阳带领团队力推SaaS化的生产管理软件,一番努力后,连接机器数量达到四五万个,注册用户过千。但很快,李阳发现,做工业互联网,难的不是根据行业场景去开发应用,难的是后台的基础技术,包括网络连接、大数据处理、基于原始数据做指标派生等,没有跟上节奏。

  李阳举例,当时物联网技术、软件大数据技术还不成熟,有时网络中断,数据无法上传,有时由于机器工作频率太高,数据采集遗漏等,导致最终传输到后台的数据质量差。此外,与消费互联网领域的软件迥异,工业互联网的软件,处理高频型并发式请求是必备能力,每一秒钟,都会有大量的机器在工作,大量的数据会被产生,软件是否能接得住这么大的流量,并且做好数据清洗、储存等工作?

  在陀曼工作两年后,李阳深深地感受到,想要做好工业互联网,需要大投资,而且需要先做好底层技术,底层技术得到突破后可以普惠小型的、偏应用型的工业软件公司。2020年8月,李阳加入树根互联,从事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搭建。

  树根互联成立于2016年,旗下的根云平台,是国内较有知名度的工业互联网平台,凭借根云平台,树根互联是工信部遴选的*批国家级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,并连续4年位列Gartner“全球工业互联网魔力象限”*。根云平台由工业互联网操作系统、工业边缘服务和工业APP三部分组成。

  值得指出的是,根云平台的核心,是*层的工业互联网操作系统,根云的工业互联网操作系统是树根互联自主打造的,也是树根互联投入资源最多、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工业互联网企业中最有竞争力的点。

  李阳非常看重操作系统对于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意义——操作系统是工业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连接桥梁,向下,操作系统对工业物理世界的设备进行虚拟化、在线化,向上,操作系统给上层的工业APP提供开发和运行的环境,支持两个世界的多边交互。在李阳看来,消费互联网大爆发的产业基础是,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低价智能手机,而工业互联网大爆发的产业基础是,采集数据并把数据连接到操作系统和云端的成本做到*,低到行业可以普遍接受,工业互联网才会真正到来。

  在工业发展史上,蒸汽机和电力的发明,曾深刻改变工业世界乃至改变人类世界的面貌,在李阳和树根互联的认知里,或许再过10年、20年,工业互联网发展起来,人们就会发现,工业互联网对于工业世界的意义,类似于蒸汽机和电力对于工业世界的意义。

  李阳曾跟身边朋友调侃,入职树根互联成为一名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,或许是自己的职业宿命。施耐德电气的工作经历,让李阳走进真实的工业现场,为当一名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打基础,陀曼的工作经历则让李阳跟树根互联有一样的共识,就是要先打好工业互联网的基础,做好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。

  在李阳看来,操作系统就像工业互联网的土壤,这个土壤不能租用外国的,也不能贫瘠,否则培育不出自己的未来。“我曾经跟别人说,我还挺激动的,在树根互联工作,相当于坐在中国工业互联网最快的列车上,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挤在一起讨论前进方向,感觉很不一样。”李阳说。

  入职树根互联后,李阳和团队有将近两年时间都需要不断碰撞、梳理大家对于产品形态、业务模式的想法,再努力达成共识,“到今天,我觉得共识基础已经算是比较牢固。”李阳说。

  这或许是所有的工业互联网企业都需要经历的过程。首先,工业互联网涉及的行业场景、业务流程宽广,一件工业品,从无到有经历研发设计、生产制造、运输贸易、售后服务、回收处理等,一家工厂的运转,外部涉及上下游供应链,内部涉及设备、人员、生产工艺、生产环境等,每家工业互联网企业都需要找到自己的切入口,也需要规划前进方向。

  作为做到一定层级的技术人员,李阳在日常工作中还有一个头疼的点是,不太好招人。

  李阳指出,外企在工业软件领域是先行者,但在国内很少会组建工业软件的研发团队,它们组建的大多是工业软件的销售、服务团队。所以,想要找到现成的,有经验的开发人员,不容易。

  李阳说,开发工业软件不像开发TOC软件那样可以从社会化生活中汲取灵感,需要了解工业现场。工业互联网企业也不会像游戏企业、金融企业甚至AI企业看起来那么性感,在现阶段就能创造暴富神话,需要从业者耐得住寂寞。工业领域的客户要求很高且很强势,因为系统和软件的运行效果,跟客户的产出、利润强相关,很多客户就是所在行业的专家,客户会觉得就应该听它的,按它的想法来设计或修改,需要从业者投入很多精力。而且,工业场景复杂,客户会有千奇百怪的需求,工作难度也很大。

  李阳认为,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,至少需要具备三类知识,一是IT知识;二是工业生产知识;三是管理知识,工业管理理念,甚至工业及组织心理学,都可以融入到系统和软件的开发中。

  李阳告诉本报记者,他自己是自动控制科班出身,IT知识较多是自学,工业生产知识则是在工作中积累所得,在施耐德电气工作期间,他经常要学习不同行业的知识,例如食品、制药、新能源、核电等。“在施耐德的时候,我几乎每天都在学习。接触费列罗工厂项目前,我没接触过食品行业,所以买了很多很多关于食品行业的书。在做制药项目前,我都不知道药会分原料药、成品药、生物制药、疫苗制剂,生产流程会分小样测试、中试、大规模测试等。”李阳说,“做工业就是这样的了,每次遇到一个新行业,都要快速地把行业基础知识补起来,要对行业知识有个扫描。”

  在杭州时,李阳完成了浙江大学MBA的学习,这段求学经历对他的个人能力有很大裨益,“商科和经济学的知识,让我收获很大。”

  李阳看到,一些高校已经开设了工业互联网专业甚至开设了工业互联网学院,他跟重庆一所高校的工业互联网学院师生交流时,觉得学校的课程设置和培养方向都很切合实际,期待高校给行业输送的专业人才。

  如果招聘应届生加入自己的团队,李阳最看重三点,一是基础知识扎实,二是聪明,三是热情。李阳认为,聪明和热情,对于新人来说很重要,聪明意味着学习能力强,工业互联网本来就是一个需要快速学习和不断学习的新行业,对新行业抱有足够的热情,才更有意愿扎根下来。

  李阳期望看到有更多的工业互联网人才走进他的客户企业——制造企业。在工作中,李阳经常会看到一种显得割裂的现象,企业一把手想要借助工业互联网做数字化转型,但企业的中基层没办法支持。“中基层很多都是从产业工人做上来的,或者也有一点管理经验和经营能力,但对新事物的吸收能力差,他会担心技术革新会对他的权力结构或者职业生涯造成冲击,内心会抗拒。有工业互联网背景的人加入到制造企业里,才可以跟高层有效对话。一套系统安装好后,在实际操作中会有很多变量,例如上岗的工人变了,或者产品的型号变了,客户要有人可以控制这些变量,让系统、软件跑起来,才能让工业互联网发挥*价值。”李阳解释。

  为帮助团队更快成长,树根互联内部对于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安排过多种培训,例如工业知识类、商务沟通类、产品设计类的讲座等。

  “我觉得工业互联网同行的交流也很重要,工业互联网囊括的东西太多了,有操作系统、有工业设备、有工业软件、有网络支持等等。”李阳指出,现阶段的工业互联网企业,很难是多面手,大多是努力成为单项王,在某一环节卡位,因此同行之间不能相互封闭。

  经过数年的发展,李阳认为,根云平台已规划的功能性目标,差不多已完成,今年是主攻性价比方面的目标,也会进一步提高产品的易用性和用户体验。

  评价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成熟度,可以从三个维度入手——功能、性能和体验。李阳介绍,在功能方面,评估平台功能的完整度和覆盖范围,以及是否可以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,帮助企业解决问题并提高效率。在性能方面,评估平台的数据吞吐量和并发量,能否在同等服务器算力下支持更多的设备接入、工业应用运行和用户操作,为企业提供更高性价比的部署方案。在体验方面,平台应该降低用户的学习门槛,提高操作便捷性和易用性,让用户可以更顺畅地使用平台的各项服务模块。

  平台功能越齐全,能适配的工业场景就越多;性价比越高,越有利于低成本、大规模安装部署;体验越流畅,用户体验越好,将会累积更多的用户口碑。

  李阳指出,树根互联对于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的考核,也主要集中在旗下平台对前端需求的满足率和满足速度,平台自身的性能、稳定性、兼容性(对应用软件的支持度)以及客户满意度。

  眼下,李阳和同事们正努力将根云平台的性能提升到国际*水平,他们期待自己如树根互联口号说的那样,“为中国贡献一个世界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”。

新闻资讯

  • 钢铁生产设备
  • 工业设备智能运维整体解决方案领先提供商上涨目标空间逾20%!
  • 长沙超30万台工业设备和工业互联网平台“牵手”
  • 湖南工程机械逆势走强
  • 工程机械概念龙头股票有哪些?(2021年版)